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逃婚公主将军妻
逃婚公主将军妻

逃婚公主将军妻 混血宝贝 著

完结 太后赵

更新时间:2021-10-02 12:11:05  人气:
主角是太后赵的小说《逃婚公主将军妻》此文是混血宝贝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让我嫁给一个傻子?你们也太狠了吧?好啊,既然这皇宫容不下我,就别怪我不顾礼法了!反正我从来也不在乎什么礼法!”她是皇宫里最出名的星月公主,因为她的母妃是皇帝曾经最宠爱的妃子,可惜却离奇早逝,于是父皇便将对她母妃的宠爱和愧疚转移到了女儿的身上,对这个从小丧母的星月公主万般宠爱,却因此让后宫那些善妒爱嫉的女人们把对她母妃的恨转到了她的身上,算计着将她嫁给臣相半傻的儿子,好将她早早赶出宫去,免得看她心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当然了!我从午膳后一直抄到现在,一个字都不曾漏抄,我的手呀,这会儿都快断了!”星月嚷着,也不去管那脸上的墨迹,拉起玉儿的手摇晃起来,“好玉儿,快去弄些吃的来,我饿的都快前心贴着后背了!”

“我的好主子,瞧您说的,哪象是位公主说的话,让不知道的人听了去,还当你是从哪个穷山僻乡里出来的人呢!”玉儿好气又好笑,“您可别忘了,自个儿可是金枝玉叶的主子!”

“管它什么金枝玉叶,现在填饱肚子才是正事!”星月不以为然的说:“你别唠叨了,快去就是!”

“知道了,奴婢这就去!”玉儿笑着正要出门,却听门外传来通传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皇上来了?”玉儿香儿心里一慌,连忙和小福子一起收着桌上乱成一摊的笔墨纸张,玉儿转脸一看星月的脸,又赶紧张罗着要打水给她洗脸,公主这个样子,怎么见皇上?

可惜她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玉儿的水盆还没放进盆架,皇上已经走了进来。几个人赶紧跪下,跟在星月公主身后向皇上行礼。

“星月,你在做什么呢?”皇帝楚鹏飞虽然人到中年,但英气的脸庞加上健壮的身体看上去自有君王的威严,只是对着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星月公主说话时,眉宇间却是止不住的慈爱。

“回父皇,女儿在,在,在……”星月低着头,眼珠打着转,在想着要怎么回答父皇的话,她心里并不想告诉父皇,自己因为爬树被太后责罚的事,她觉得,说出来的话有点丢人。

“是不是被太后罚抄女诫了?”皇帝刻意板着面孔问。

星月闻言,倏地抬起头,睁着一双俏眼,惊讶的问:“父皇,您都知道了?”

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皇帝显然被自己女儿猛然抬起的脸吓了一跳,不禁往后倒退一步,过了片刻,大笑起来,他指着星月,“你这脸上,什么东西?”

“我的脸?”星月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她胡乱的抬起衣袖擦了擦,“哎呀,不管它了。父皇,是不是那些女人到你面前瞎告状了?我跟你说,你别听她们的,女儿不过是……”星月扯着皇上的袖子要解释,那些讨厌的妃子们她太知道了,有事没事就到父皇面前告她黑状。

“你先别说了,先把你的脸弄干净了,玉儿,你们怎们伺候主子的》还不赶快打水给你主子洗脸?”皇帝不接星月的话,强收起笑意,转脸吩咐玉儿。

“是!皇上!”玉儿赶紧去拿架上的毛巾。

“父皇,你快告诉我呀,是不是她们又去你那里告状了?”星月自顾自的跟在往桌前走的皇帝身后,不停的问。

“不是她们,是太后!”楚鹏飞坐下来,“太后责怪朕对你太过宠溺,害得你不懂礼教!”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来不及收起的纸张看。

星月一听是太后告的状,便闭上嘴巴不吭声,不管怎么样,太后是她祖母,是自己的长辈,告她的状也是正常的。

“你是不是又让他们帮你受罚了?”楚鹏飞看了看手中几张字迹各不相向的纸问。

“没有没有!”星月连连摆手,随即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楚鹏飞拿起其中一张字迹象一条条蚯蚓般的纸扬起来,“你的字难道父皇还不认识?还敢说谎?”他倦佯装生气的摆下脸来。

皇帝脸一沉下,屋子里几个伺候的人心里立刻紧张起来,不安的瞄向星月。

星月换上一脸可怜样,蹭到楚鹏飞面前,娇声娇气的说:“父皇,我不是有意要说谎骗您的,我只是怕您罚我,我已经被罚抄三百遍女诫了,要是您再罚我,那我不是很可怜?”星月特意将那三百遍夸张的提高了声音,脸上的可怜神情却越发惹人心疼,一双灵动的眼睛更是挤出一汪水气,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父皇。

“唉!”星月的这一招果然管用,楚鹏飞叹口气,语气瞬间柔和下来,招手叫过玉儿,从她手中拿过毛巾,一边给女儿擦着脸,一边数落着:“谁让你上树来着?父皇跟你说了多少回?只要你想得出来的玩意儿,尽管跟父皇说,父皇定是让人弄了回给你玩,可你却偏不听,偏爱玩那上树下河的游戏,且不说确实不成体统,倘若出了意外,你让父皇怎么办?父皇可是答应了你母妃要好生照顾你!”

“女儿知道父皇疼受女儿,可是女儿也是心疼父皇啊,父皇政事那么烦忙,女儿怎么忍心再去麻烦父皇?所以只有自己找些乐子玩了。”星月一副乖巧小猫的样子。

屋子里头一干伺候的人听了星月的话,差点没笑喷出来,这个公主,竟然把自己不成体统的行为说的这样无辜有理!

“你呀!”楚鹏飞拍了拍星月的小脑袋,“跟你母妃一样,总是能把朕吃得定定的,父皇这一生,就是拿你母妃和你没有办法!”

星月眼珠一转,打铁趁热的倚向皇帝,“父皇这么疼我,母妃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这说明父皇是重情重义的人!”

她抬眼悄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父皇,见他一副追忆伤感的样子,继续道:“父皇,要不,看在母妃的面上,你就到太后那儿替女儿求个情,这三百遍就免了,好不好?不然的话,女儿一定会被活活累死的!”

楚鹏飞听她说话,转眼看着桌上那一摊字迹各异的纸张,无奈的摇摇头,“也罢,三百遍确实多了些,何况,罚了也是白罚,你也不会当真一人抄三百遍!回头父皇去和太后说吧!”

“喔嗬!”星月脸上的可怜相瞬间消失无影,一个弹跳蹦起老高,“我就知道父皇是天下最好的父皇!”

所有的人都不禁笑了起来,楚鹏飞的笑意尤其深刻,“这丫头,哪一天才会长大!”

“星月不要长大,星月要永远陪在父皇身边!永远永远!”星月适时的揽住父皇的肩膀,在他身边撒娇。

“朕是怕没人敢把你娶回去呢!”皇帝拍着星月紧揽着自己的手臂,宠溺的笑道。

皇帝的近身太监平贵儿很会察颜观色,见此情景,便走到近前,轻声问:“皇上,是否要在星月阁晚膳?”

“嗯,朕今晚就在星月阁用膳,和朕的星月公主共享天伦!”

“是,奴才这就去准备。”平贵笑着退下。

皇上要留在星月阁用晚膳,星月阁里的奴才们自然得打起精神,他们一个个精神紧张的进进出出忙碌着,生怕伺候的不周到弄出差错,虽然如此,可他们的眉眼之中却都带着得意的笑意,可不是,这后宫里,有多少人想见龙颜一面都难,而他们却沾了自己主子的光,可以有幸常常伺候皇上,那脸上的光彩可不是一般的亮堂!

“父皇,您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星月给父皇挟了一块他爱吃的清蒸鸡,关心的问,父皇微皱的眉头她看在眼里。

“没什么事。”皇帝对星月慈爱的笑了笑,政事上的烦扰他不想说与女儿听。

“父皇不用太过烦忧的,父皇是真命天子,其它鼠辈们滋事生非的问题到了父皇这儿一定都能顺利化解的!”星月忽闪着俏皮的眼睛,嘴边的几粒米饭随着她说话时的嘴角一起牵动着。

楚鹏飞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他抬手清掉她嘴边的米粒,“你什么都知道!快吃吧,父皇有你这个开心果,再烦忧的事都不会放在心上了!”

站在两人身后伺候的侍者们都不禁抿嘴微笑,他们的国君恐怕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放松心情吧?

晚膳后,皇帝并末多留,出了星月阁,由一众侍者跟着往他自个儿的寝宫走,他还有一堆奏折等着他回去批阅。

“平贵儿,你说说这是什么道理?朕有那么多皇子皇女,却唯有在星月这儿能感受到父女亲情。”一路上,楚鹏飞感慨的对自己的近身太监说。

“皇上,星月公主聪明伶俐,开朗直率,自然会得皇上喜爱。”平贵儿微笑着答话。

“唉,你说的确实,星月无论从哪一方面都象极了她的母妃,连说话时的那种神韵也象!”皇帝略停下脚步,看着前面的一坐五孔桥出神,“朕答应了她要好好待我们的女儿,不知道朕这么做,她可否满意?”

“皇上,伤心的事咱们别多想了,龙体要紧,况且兰妃娘娘知道皇上对她情深意重,还留了个星月公主给皇上做念想,皇上更应该要保重龙体才是。”平贵儿知道主子睹景思人,又想起了始终念念不忘的兰妃,也就是星月公主的生母。

“朕就知道,她一定是怕朕忘了她,才刻意让星月如此象她,她却不知,朕又怎么可能会忘了她?”一国之君的眼里有些潮湿。

平贵儿略低着头,未敢随意接话。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