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主角陆鼎章陆元甲精彩试读小说无弹窗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主角陆鼎章陆元甲精彩试读小说无弹窗

发表时间:2022-05-24 12:23:24    人气:    栏目:资讯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谍之千里江山图》的小说,是作者大树白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淞沪战场的上尉穿越成了太尉童贯的侍卫,连连高升,却又步步惊心,因为他要把军统搬到大宋朝,以一场谍战改变历史……

...

作者:大树白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小说介绍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是大树白头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宋谍之千里江山图》精彩章节节选: 陆鼎章将舟中的长篙递给陆元甲,又命艄公用力划了几桨,烧残的半条船便在长篙牵引下,尾随着陆鼎章的小舟缓缓靠了岸。陆元甲先跳上岸,又 ...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第七章 初进陆府

陆鼎章将舟中的长篙递给陆元甲,又命艄公用力划了几桨,烧残的半条船便在长篙牵引下,尾随着陆鼎章的小舟缓缓靠了岸。

陆元甲先跳上岸,又伸手将那公子拉了上去,身后的仆人也随着一并跌跌撞撞地上了岸。

那公子依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一只脚穿着皮短靴,另一只脚上却只见满是污渍的棉袜,身上白色长衫的下摆被火熏烧得只剩下了一半,红色的中衣不尴不尬地露在外边。

陆彩衣看着那公子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陆鼎章不瞒地瞪了她一眼。

“这位公子,受惊了!”陆鼎章问候道。

那公子正了正头上的方巾,长吁了一口气,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三人。

老者和姑娘神色淡然气宇不凡,那搭救自己的壮士却是衣衫古怪,赤着肩膀,手里还拎着方才在船上挥舞劈砍,有些怪模怪样的家什。

“多谢三位恩人搭救之恩!”那公子躬身一礼,说道。

“老朽和女儿都只是看客,救你的是这位陆义士,老朽可是不敢夺人之美啊!哈哈……”陆鼎章笑着伸手相搀,说道。

“在下乃是太学的学生,姓陈名东,字少阳,谢过陆义士!”那公子自报了家门,又向陆元甲深施了一礼。

“原来竟是陈太学,久闻大名,不想今日竟能在此相遇。”陆鼎章略显惊愕地说道。

陈东一愣,忙问道:“敢问老丈可是乌船帮陆总船主么?”

“不敢当,正是老朽。”陆鼎章微微颔首,又转脸对陆元甲说道:“元甲,你搭救的陈太学是天子门生,学问深厚,人品贵重,在京师之中那可是无人不知啊……”

陆元甲还搞不清啥是太学生,谁又是天子门生,只得有样学样地还了礼,客气道:“日后还要多向陈太学请教才是。”

瞥了一眼河面上还烧得炽腾的残舟,陈东讪然一笑,说道:“陆总船主当真是折煞陈东了,若不是这位兄台施手相救,只怕我陈东早已是……”

“陈太学,小女子也听闻阁下不仅是学识出众,而且为人洒脱不羁,在太学生中堪称领袖呢,却没想到……”陆彩衣也笑吟吟地插话道。

“是没想到会如此无用么?”陈东打断了陆彩衣的话,自嘲地笑着问道。

“不是,不是,是没想到陈太学竟会是如此谦逊……”陆彩衣忙解释道。

“这京师之中,赞我者有之,诽我者有之,恨我者亦有之,但说陈少阳谦逊的,陆姑娘是第一人,在下当真要好生谢谢陆姑娘了!”陈东说罢,还真就向陆彩衣躬身施起礼来。

惊魂甫定,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渐渐又回到了陈东身上,陆元甲能想象得到陈东平时心高气傲的样子。

陆彩衣也被陈东弄得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求救似地看着陆鼎章。

陆鼎章微微一笑,说道:“夜凉伤身,陈太学还是早些回府更衣吧!待有了闲暇,陈太学可到寒舍再叙。”

陈东低头看了看光着的一只脚,还有狼狈不堪的衣衫,这才略显尴尬地笑了笑。

“陈东还没请教兄台贵姓高名,日后也好寻个机会报答兄台才是……”陈东朝陆元甲拱手道。

“陈太学客气了,在下陆元甲。”陆元甲答道。

与陈东主仆分手后,陆鼎章三人再度登船。

“陈太学当真是有趣之人……”陆元甲望着陈东立在岸上挥手的身影说道。

“唉!这陈太学在京师之中是个颇引争议的人士,就像他自己所言的那样……”陆彩衣低声应道,显然是不想让陆鼎章听到她又在议论朝野之事。

陆元甲也压低了声音问道:“不过一介书生而已,为何如此招人毁誉?”

“听我姐夫说过,陈太学恃才傲物,平日最爱针砭时弊,少有顾及利害情面,自然就会开罪些人,当然,也会有一些人赞赏陈太学,比如我姐夫,他们的性情还真是有几分相似……”陆彩衣喃喃地说道。

一直立于船头的陆鼎章,斜睨了一眼躲在后面的陆元甲和陆彩衣,见他们正交头接耳地说着话,便轻声咳嗽了一声。

陆彩衣连忙闭了嘴,朝陆元甲吐了吐舌头,便朝陆鼎章走了过去。

过了州桥又行了一阵子,灯火渐渐稀疏,嘈杂隐去,只闻桨橹击水之声。陆元甲独自坐在船尾,想着从通津门一路过来的奇遇,竟有些恍若一梦。

“陆大哥,陆大哥……”

陆彩衣接连唤了几声,陆元甲方才从冥想中缓过神来,原来船已经靠了岸。

上了岸,转过两条街巷,便来到一座门面颇为讲究的深宅大院前面。

只见门前挂着两盏气死风灯,上面各画着一个硕大的“陆”字。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正在门前四下张望着,看见陆鼎章一行人走近,便连忙小跑着迎了上来。

“老爷,算着时辰您早该到了,怎么才到啊?!夫人都过来几趟了,我等刚刚把她老人家劝进去……”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跑在最前面,到了近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路上碰到些事情,耽搁了。你们回禀夫人吧,说老夫和彩衣回来了,少顷便过去看她。”陆鼎章吩咐道。

管家模样的人一挥手,一个小厮就撒脚如飞般地向院中跑了去。

进了府门,陆鼎章径直往一处院落走去。

陆元甲一行人都紧跟在后边,那个管家模样的人似有些不解,在后边紧追了两步,问道:“老爷,您这是……”

“哦,去东院看一眼,给陆公子找个落脚的地方。”

管家模样的人瞥了一眼陆元甲,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

进了东院,陆鼎章在几间上房里细细查看了半晌,对陆元甲说道:“元甲,先委屈一下,你暂且住在此处,过几日再另做安排。”

“赶紧安排陆公子沐浴更衣,半个时辰后用膳,要丰盛些,陆公子怕是饿坏了。”陆鼎章又转身对管家模样的人说道:

听陆鼎章一口一个陆公子,管家模样的人一脸迷惑地应承着。

“哦,对了,还忘了介绍,陆公子是老夫和彩衣路上交下的朋友,是贵客,你吩咐下边的人小心伺候,不得怠慢了!”

陆鼎章又转向陆元甲说道:“这是管家陆顺,在府里也有几十年了,有事情尽管找他便是!”

官家陆顺不晓得陆元甲的来历,但见老爷对陆元甲格外热情,又特别打了招呼,便也立时换上了一副笑脸,走上前来作揖道:“陆顺给公子请安了!”

陆元甲忙还礼道:“麻烦陆总管了!”

一直在一边没说话的陆彩衣,看了一眼陆元甲身上怪模怪样的衣服,说道:“陆叔,家里恐怕没有合体衣服给陆公子换了,你看怎么想想办法才好。”

陆顺打量了一下陆元甲的身量,略一思忖,便在陆彩衣耳边低语了两句。

陆彩衣听罢,便拍手叫道:“那太好了!不用问我爹了,我就可以做主了!”

看着陆鼎章和陆顺一脸的错愕表情,陆彩衣禁不住俏脸一红,忙低下了头。

陆顺笑了笑,对陆鼎章道:“老爷,您先回房歇息吧,这里我会安排好的!”

泡在热气滕滕香气扑鼻的大木桶里,陆元甲周身酣畅得都想叫两声。想不到八百年前洗个澡竟会如此舒服,和这里相比,国军简陋的澡堂子倒更像是历史遗迹,破烂,肮脏,水还总是冷冰冰的。

连日里近乎崩溃的神经也总算是放松了下来,从四行仓库到中华门,一切都是如此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

陆元甲赤身裸体地躺在木桶里,抚摸着自己结实的胸肌,荡漾的水面之下,自己的肢体和器官都完好无缺,动了动手脚各处关节,无不是灵活又亲切。

也不知是上天的眷顾,还是命运的作弄,陆元甲觉得自己像是一不小心闯入了戏院的后台,各样的人物在身边穿梭往来,有各式的装扮,有各色的念白,在这一世的时空里演绎着另一世的故事。

或许能诠释这一切的只有时间了,庆幸的是,跨越了八百年,自己不曾年轻,也未曾衰老,他还有的是时间。

不仅是洗净了身子,陆元甲觉得自己的思想似乎也清明了许多。

沐浴已毕,陆元甲裹着块白布围巾出了沐浴房,陆顺和一个小厮正候在外边的更衣室,小厮手里捧着一摞花花绿绿的衣服。

“哎哟,陆公子,沐浴好了?那就赶紧更衣吧,老爷他们都在花厅候着呐。”

陆顺指挥着小厮拿过一套白色的内衣裤,就要动手服侍陆元甲更衣。

陆元甲从来还没有当着陌生人换过衣服,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自己来吧,陆总管,你们先出去忙吧……”

陆顺一笑,把衣服留在了一旁的案子上,领着小厮退了出去。

陆元甲手忙脚乱地穿好内衣裤,又回想着太学生陈东着衣的样子,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几件长短衣服都套裹在了身上。

最后,那件丝绸质地的蓝色长衫让陆元甲很是费了些周折,折腾了半天才勉强穿上,也不知道带子系得对不对。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大树白头/著| 历史| 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谍之千里江山图》的小说,是作者大树白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淞沪战场的上尉穿越成了太尉童贯的侍卫,连连高升,却又步步惊心,因为他要把军统搬到大宋朝,以一场谍战改变历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