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全文阅读完本小说】主角陆鼎章陆元甲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全文阅读完本小说】主角陆鼎章陆元甲

发表时间:2022-05-24 12:23:27    人气:    栏目:资讯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谍之千里江山图》的小说,是作者大树白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淞沪战场的上尉穿越成了太尉童贯的侍卫,连连高升,却又步步惊心,因为他要把军统搬到大宋朝,以一场谍战改变历史……

...

作者:大树白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小说介绍

新书《宋谍之千里江山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大树白头,主角陆鼎章陆元甲,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天上飘下来白花花的东西,漫漫扬扬的,就像是东北老家的雪。陆元甲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费力地张开嘴,伸出舌头,想舔一舔雪花的味道。从上 ...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第三章 城破

天上飘下来白花花的东西,漫漫扬扬的,就像是东北老家的雪。

陆元甲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费力地张开嘴,伸出舌头,想舔一舔雪花的味道。

从上海退下来刚刚才一个多月,鬼子的先头部队已经打到了中华门。

南京,也已经是危在旦夕。

“下雪了?”

等了半天也没尝到雪花的清凉,陆元甲望着天,自言自语道。

“是鬼子的传单。”身边的弟兄说。

一张传单落在了脚边,陆元甲抓起插在土里的工兵铲,抡圆了,朝着那张传单砍了过去,就像是砍向鬼子的脑袋。

外边又想起了轰隆隆的声响,鬼子的坦克又上来了。

到了下午,中华门失守,陆元甲接到了撤退的命令。

从中华门到江边的路上,除了丢盔卸甲的士兵,就是哭天抢地的老百姓。陆元甲想起了老家,鬼子进了县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亲人们都葬身火海,他只身一人逃了出来。

现在,他已经是一名军人,手里拿着枪,尚且如丧家之犬一般,望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陆元甲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从中华门阵地撤下来以后,陆元甲就再也没看到一个特务连的熟面孔。他混杂在七零八落的队伍里,跌跌撞撞地赶到了下关码头,远远就望见辎重营的船只已经驶入了江心,青天白日旗在冬日的江雾中越来越远。

从长江入海口的方向,隐隐约约又驶过来几艘船。

“长官,那是不是咱们的船?看样子,一会儿就能过来了……”

身边一位头上裹着厚厚纱布的士兵,用沾满血污的手,兴奋地指着远处,声音嘶哑地叫道。

陆元甲眯着眼睛,拿起胸前的望远镜,映入眼帘的却是刺眼的膏药旗。

长江马上就要被鬼子封锁了,过江看来是没有希望了。

天色很快就要黑下来了,陆元甲放下望远镜,望着下关码头乱哄哄的人群,心里一阵凄惶。

“别等了,那边过来的船是鬼子的……”

陆元甲对着身边的几个士兵低声说道,然后,转身向码头外边挤去。

人群还在不断地朝下关码头拥,陆元甲逆着人流走起来很费劲,索性就下了大路,钻进了路边的树林,贴着树林边的野路,往城里的方向疾奔。

江过不去,等鬼子一会儿扑上来,江边的军人都得遭殃。可是,大家都盼望着奇迹能出现,劝谁走,谁都不愿意。

陆元甲不想在那里等死,最危险的地方也许是最安全的。他想回到城里面找个角落隐藏起来,等城里安定下来再想办法出去。

果然,离城越近反而越安静了,军事人员都已经撤走,城里面留下来的都是走不动或者不想走的老百姓。没了抵抗,鬼子自然也就折腾不出啥大动静了。

快到城边的时候,陆元甲脱下了满是血污的军装,和步枪、望远镜一起埋在了一颗树下。掂量着手里的工兵铲,心里犯了犹豫,思忖再三,他还是狠了狠心,把工兵铲拎在了手上。

从一处被炮火轰开的城墙豁口处,陆元甲溜进了城。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走了一段路,远远听见了轰隆隆的坦克声,还有鬼子叽里呱啦的讲话声。

趁着渐起的夜色,陆元甲钻进了一座被炸得有些面目全非的三层小楼,找了一处偏僻的角落,准备先藏在这里歇歇脚。

刚要蹲下身,陆元甲本能地觉察到屋子里似乎还有一个人,正在暗处紧紧盯着自己。在特务连这些年,没少干出生入死的危险勾当,陆元甲练就了一种极强的自我警觉本能,能够很快发现周边潜在的风险。

陆元甲握紧手里的工兵铲,缓缓地把身子倚在一处墙角,静静地观察着四周。

坦克在楼前的街道上开了过去,陆元甲甚至闻到了汽油的味道。尾随在坦克后边的鬼子叫喊着,漫无目的地朝着马路两边的楼房放着冷枪。

刚到别人家的地盘,还是首都,估计鬼子们的心里也有点发毛。

一颗子弹飞进来了陆元甲藏身的楼房,钻进墙壁时,发出了尖锐的啾啾声。紧靠墙壁的一个大衣柜也跟着抖动了起来。陆元甲握着工兵铲,贴着墙壁,慢慢靠近了那个大衣柜。

猛地拉开了柜门,借着从破烂的天花板照进来的月光,陆元甲看见一位带着眼镜的白发老者蜷缩在里面,眼神漠然地瞅着自己。

陆元甲缓缓放下举起来的工兵铲,轻轻叹了口气。

“我是国军,老人家出来吧,出来透口气……”

清晨的阳光像一把剑,刺穿了墙壁,从大小不一的破洞中直射进来。

王老先生卧在背风的墙角,一束阳光正好落在脸上,他的脸上沟壑醒目毫无血色,像是一张没了生气的老树皮。

陆元甲站起身,捡起地上的一块烧得不成模样的地毯,撕成几块,塞进了墙上几个显眼的破洞,屋子里一下子便黑了下来。

没了阳光的照射,王老先生的脸倒似乎多了几分红润。陆元甲想让他再多睡一会儿,天知道醒来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睡去。

昨天晚上,陆元甲知道了一些这位藏身衣柜的白发老者的大概情况。

王老先生祖辈都是做字画生意的,家里开了个小字画铺子。老伴去世得早,儿女又都不在南京,听说鬼子要进城了,王老先生就和店里伙计一起往江边逃命。

人老了自然腿脚慢,伙计们瞬间都做了鸟兽散,王老先生却差一点就撞上刚刚冲进城中的小鬼子,慌不择路便躲进了这座小楼。

陆元甲肚子咕咕直叫,寻思着要出去找点吃的东西,估计一会儿王老先生醒过来也该饿了。站起身,拿起靠在墙边的工兵铲,陆元甲轻手轻脚地准备下楼。

“陆上尉,你这是……”身后的王老先生轻声招呼道。

陆元甲转过身,看着眼里满是血丝的王老先生,说道:“您再睡会儿吧,我出去找点吃的东西。”

王老先生从昨晚到现在,怀里一直紧紧抱着一个布袋子,片刻也没有离身,也不知里面包裹着什么宝贝。

“年轻人,你穿得太单薄了,衣柜里有棉外套,穿上一件吧。”

王老先生一边说着,一边颤颤巍巍地从昨天藏身的衣柜里扯出几件棉外套。

陆元甲把军装藏在了城外,上身只剩下了一件贴身的单褂子,晚上睡觉裹了一条破毯子,倒也没觉得冷。现在,经王老先生这么一说,陆元甲也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

挑了一件深色的外套,长短胖瘦还都算合适,陆元甲冲着王老先生笑了笑,便转身下了楼。

出了小楼,怕被鬼子发现,陆元甲避开大路,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被炮火炸得东倒西歪的建筑物中间。

这一带原本是有钱人聚居的地方,瓦砾之中自然也不乏可用之物。走不多远,陆元甲就在废墟里找到了个变了形的铁盒子,掰开盖子一看,里面装着满满的香喷喷的西式点心。

肚子一时饥饿难忍,陆元甲抓起一块点心刚放进嘴里,就听见马路上传来了一阵枪响,紧接着就是女人的尖叫声。

陆元甲连忙把铁盒子放在一边,透过废墟的缝隙,朝枪响的地方望去。只见马路上跑过来了几个青年女子,一群全副武装端着大枪的鬼子在后面紧紧追赶。

很快,几个女子就被鬼子赶上了,不由分说就往路边拖,其中两个鬼子架着一个年轻女子,朝着陆元甲方向走了过来。

两个鬼子刚走到屋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把那个年轻女子扔在地上,叽里呱啦地说着,狞笑着,开始解军装的纽扣。

狠狠地咽下嘴里的点心,紧握着工兵铲,陆元甲悄悄绕到了两个鬼子的背后。

陆元甲的父亲是河北人,家乡有几百年的习武传统,算是个地道的武把式。陆元甲自小就开始习练一些软硬功夫,特别在一些贴身摔打上更是下了一番苦功。

当兵以后,身上的功夫都派上了大用场,三五个壮汉也未必能近得了身,更何况现在手里还有一把无坚不摧的工兵铲。

一个鬼子解开了皮带,露出丑陋的半个屁股,正要朝地上的女子扑过去。工兵铲恰在此时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后脑上,就像拍在了一只熟透的西瓜上,“噗嗤”一声,紧接着一声闷哼,鬼子一头就栽倒在地上。

另一个正在解武装带的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瞪着眼睛,正要张口叫喊,工兵铲又准确而结实地拍在了他的脸上。

满脸泪痕的年轻女子被从天而降的陆元甲吓傻了眼,捂着嘴,怔怔地看着他。

陆元甲抓起鬼子戳在墙边的一支三八步枪,晃动的刺刀在清晨的眼光下格外耀眼。刺刀扎进两个鬼子心窝的时候,鬼子的大腿还是抽搐了几下。

一手拉起地上的女子,一手握着工兵铲,陆元甲又退回了屋子里,把刚才找到的铁盒子放进怀里,从原路返回了他和王先生刚才藏身的小楼。

宋谍之千里江山图
大树白头/著| 历史| 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谍之千里江山图》的小说,是作者大树白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淞沪战场的上尉穿越成了太尉童贯的侍卫,连连高升,却又步步惊心,因为他要把军统搬到大宋朝,以一场谍战改变历史……

...